School of Optometry 眼科視光學院
首页 关於我们 最新消息 订阅电子通讯 联络我们 My School 繁體 English 纯文字 列印
About
学院主任的话
抱负和使命
教职员
科研
近视研究中心
终身健康视觉
公共卫生研究小组
现有研究设施
科研文章
成为研究生
研究对象招募
热门科研期刊
科研项目
About > 科研 > 近视研究中心
科研

近视研究中心

香港与东南亚地区近视情况

近数十年,近视在东南亚地区已成为一种极为普遍的眼疾。近视亦是香港人最常见的屈光不正问题。在1950年前出生的香港人中约有30%患有近视,而在1950至1980年间出生的人当中,患有近视的比率则高达70%。调查亦发现,香港华裔学生不论就读本地或国际学校,均比其他种族的学生较容易患上近视。

近视问题日趋严重,香港的青少年患有500度以上近视实属常见。其他亚洲地区例如新加坡、台湾、南中国地区也有类似情况。最令人忧虑的是,未来30年将有超过80%成年人口患上近视。除了矫正近视所带来的开支外,近视引致的潜在眼睛健康问题亦备受公众关注。高度近视容易引致视网膜退化、周边视网膜破裂和青光眼,这些情况可能导致永久视觉受损和失明。

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获临床认可的近视控制方法。我们研究的目标是找出控制近视的方法,希望最终能治疗近视。

香港理工大学的近视研究发展

于80年代末、90年代初,我们的研究小组在早期的流行病研究,已显示香港近视问题的情况。在1997年,香港理工大学成立了近视研究中心,并成为理大其中一个策略性学术发展领域。借着策略性学术发展领域计划的资助,研究范畴从流行病学扩展至更深入的基本生物及近视发展机制。现时中心透过不同范畴的临床科学家和基本科学专家合作,以跨学科方法进行临床、遗传基因和蛋白质体学研究。在2007年,近视研究中心更被选定为香港理工大学的学术强项领域。

香港的角膜矫形术研究 

 

夜间角膜矫形术是透过佩戴特制的高透氧硬性隐形眼镜片,逐渐改变角膜弧度,借此矫正近视。佩戴者在睡觉时佩戴矫视镜片至翌日早上。当治疗完成和效果稳定后,佩戴者在日间便无需佩戴眼镜或隐形眼镜,就能清楚看到影像。角膜矫形术的效果是暂时性的,故佩戴者还需每晚佩戴矫视镜片。在香港,大部分佩戴者均是小童,目的是为了减慢近视加深的速度。

在2000年,我们的研究小组就角膜矫形术控制近视方面,作了一项试点研究,简称「LORIC」。 LORIC的研究结果引起了全球极大的关注,因为这是世界首个有关使用角膜矫形术减慢儿童近视加深的研究。我们的研究目的旨在向公众,尤其是儿童,提供一种既安全又有效的方法,以矫正屈光不正和减慢近视加深。我们的最终目标是避免高度近视人口继续增加,从而减低市民视觉受损的机会。

最近的研究找出了令角膜矫形术成功的因素,以及角膜对矫视镜的反应。我们希望能辨别出对使用角膜矫形术有良好效果的人士的特征,并会长期跟进他们的屈光度数和眼睛变化。

角膜矫形术持续专业发展课程  

利用动物模型作近视发展的蛋白质体学分析

蛋白质体学是以高效能方法研究细胞蛋白质,可快速地描绘、量化和识别数以千计的蛋白质。过程中,利用高敏感度的分离技术,于同一时间分解很多细胞蛋白质。此外,利用质谱仪的准确性,量度蛋白质分解后的离子化缩氨酸。未确认的蛋白质亦会被分解,并以蛋白质序列。蛋白质体研究其中一个主要的目的,是利用动物模型去剖析生化讯息如何导致近视产生。我们研究小鸡的视网膜并记录其蛋白质体作参考。由于相信近视的发展是基于眼球内局部讯息转导(由视网膜到巩膜),因此我们尝试追踪近视发展时所产生的生埋讯息。

Differential expression of myopic retinal proteins 
 近視視網膜蛋白質差異表現分辨圖     

   
 Differential in gel electrophresis (DIGE) of chick retinal proteins
 小雞視網“螢光差異蛋白表現分析 (DIGE)” 凝膠電泳分辨圖

 
 
 Chick (gallus gallus) retinal 2D proteome map
 小雞(公紅原雞)視網膜二維蛋白質圖

近视遗传学研究

近视遗传学研究目的是识别容易令人类患上近视的遗传基因,以帮助描述近视发展时的分子机制,并设计新的策略延迟,甚至避免容易受这些基因影响的人士患上近视。

我们采用多种方法识别近视基因。在研究对象方面,我们邀请患有严重近视的儿童家庭,和一些没有血缘关系又患有严重近视或没有近视的人士。在理论方面,我们根据推论生物学和相关资料,研究每个对象的基因,并使用高效能基因定型分析科技,有系统地筛选人体基因。我们已成功识别出一定数量的近视基因,并会继续努力找出更多近视基因,描绘出形成近视的分子机制。

近视发展的病理生理学

研究显示,视网膜神经细胞可以区分不同的光学散焦,故引致眼睛成长时出现补偿性的改变。借着人工造成的屈光不正情况作测试,显示了眼睛的成长是受到眼睛内部成长信号或视网膜所产生的传递信息而作出调整。视力模糊的信息会由视网膜经色素上皮层,传到脉络膜和巩膜。最近研究显示,近视和远视离焦分别会使脉络膜变厚和变簿。脉络膜的厚度是研究屈光不正和近视的重点。不过,这机制仍有待进一步研究,因为视网膜色素上皮层的液体传送亦有可能改变脉络膜的厚度。我们利用患有屈光不正的小鸡作研究,集中研究离子和液体分泌,经过视网膜色素上皮层的影响。

散光

除了近视外,散光亦是常见影响不同年龄人士的屈光不正问题。虽然散光通常随着近视、远视、眼睛退化及眼疾出现,但它的成因仍有待研究。我们主要研究散光对视觉环境转变的反应机制,期望该研究可帮助临床处理散光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