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l eMagazine

Issue 13

流雲

柯征   務賢堂

香港的天空,雲流得很快。

我坐在從機場到學校的大吧上,頭靠著寬大明亮的車窗,看著窗外。大團大團的雲朵從湛藍的天空下凸現出來,以各種詭异的姿勢集合在一起,輕快地滑過若隱若現的黛色山頭,在勉强平整的或湖或海的表面上映下虛僞的倒影。就在這個時候,我發現這些溫柔似棉花糖的雲朵正以一種我意想不到的速度朝著同一個方向前進著。

這些流雲。

讓我想起類似于海上風起雲涌這般的句子來。

總是覺得,來到香港,就是真地離開了家,也不明白自己到底是不捨得什麽,一種怪怪的感覺,似乎到了這奡N如注定要出家了一樣,而心却還有道不盡紅塵奢戀般的難受。

真是變態。

親愛的我很好很好很好很好。

可是寶貝,別讓我說出來,因爲我會忍不住哭出來的。

宿舍有21層,或許更高。我住在九層,從窗戶望下去是一個精致的游泳池,水很藍,午後常常會有金頭髮白皮膚的性感女子撅著杏仁色的屁股趴在躺椅上很享受地曬太陽,兩個皮膚黝黑的救生員坐在陰凉的地方眯著眼睛看著她們。

公共休息室堶惘釣漭x電視,我坐在黑色的沙發上抱著腿看粵語配音的央視版天龍八部,有的時候休息室堣@個人也沒有,有的時候却會有很多褐色皮膚的年輕足球隊員在堶惆咧茖咱h,時不時地會對我說Excuse me, can you help me?或是Thank you, miss.天龍八部從九點半開始,每十五分鐘一個廣告,看完了之後我就站起來對他們說goodnight,走回房間堶惇~澡睡覺,沒有更多一句話。

房間堶惘釦N氣,一個小時一塊港幣,可以開得很冷。洗完澡,吹幹了頭髮,穿了白色絲質的睡衣褲,將被子在身上裹了一圈,閉上眼睛,我就扭曲的躺在堶情A像一條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