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l eMagazine

Issue 13

給理工同學

香港電台 李燦榮

近月到過不少大學和中學演講,有點奇怪,香港學生和老師都怕提問,怕錯。

有一間小學例外,同學踴躍發問,也懂得發問。

現象告訴我,學識越少,框框越少

一次大學演講,問了三個問題,第一,假如地上有一個五元硬幣,一個十元硬幣,應取去那一個? 第二題:你屬於偏激還是保守? 第三題:假如真的要選擇,食屎還是飲尿?

有一位同學,三個問題都選擇了其中之一。

告訴了同學,我會兩個硬幣都取去,或者都不要 ; 我屬於中立,中庸 ;食屎和飲尿都不選擇。

同學這樣才明白,我們有權跳出別人的框框。

真的要多謝我的母校,荃灣荃芳濟中學,因為我從中學會了自由的真義,學生可以選擇留鬚,留長髮,穿著名牌波鞋,以至濶窄隨意的校呔,聖經也不是必修的會考科目,基督教徒可以團契。

去年聽過港大教育學院程介明教授的演講,大意是說,不少學生,跨進大學校門之後,還要思考一些基本問題,例如何時起床? 何時刷牙? 何時走堂?

你呢?